首页 >岑少的顶级通缉令免费阅读

岑少的顶级通缉令免费阅读

发表时间:2020-08-01 17:19:13

想找岑少的顶级通缉令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,韩汐岑予风岑少的顶级通缉令在线免费全本,作者夜半湾文笔极佳,故事曲折动人,内容节选:一纸契约,韩汐成为了岑予风的贴身助理。 掐桃花,当女伴,照顾成了同床共枕。 她不受控制陷入他的温柔陷阱,甚至甘愿主动付出保护他的安全,却被人陷害,令他百般误会。 岑予风的推拒将她打击的体无完肤,临别前夕她鼓起勇气告白,本以为真心托付会换来善果,却在他面前不值一提。 几年后,她风光归来,处处躲避远离他,他却幡然醒悟,触及真心想要追回她。 “听说侦探社有求必应,这是空白支票

岑少的顶级通缉令

夜半湾|完结

更新时间:2020-08-01 17:19:13

《岑少的顶级通缉令韩汐岑予风》小说阅读

推荐指数: 开始阅读

《岑少的顶级通缉令》精选

岑少的顶级通缉令是作者夜半湾执笔的一部社会都市的小说,这里提供无弹窗广告精彩内容免费阅读。

第四章黑雀

三小时后,警察局。

韩女士,我们发现你并没有我们国家的驾驶证。一群操着M国腔的外警审讯似地看着韩汐。

韩汐:

她无奈指向身后那群黑衣男:他们在追我,我是为了自保。

然而这群老外显然是不可能接受她的理由。

就在她怀疑自己面临拘留的时候,不知从哪儿走来了一个穿着笔直西装的男人,同样的东方面孔,让她有点狐疑,她们什么时候在M国认识这号人物。

不到十分钟她就被释放了。

她想要上前向那个人问清楚,才走几步,金发白皮的乔森再次从旁边冒出来,万分惊讶地道:天哪,汐,你已经出来了,我还没有找人。

韩汐心里咯噔一下,看来真的不是夏晴晴他们做的。

难道是岑予风的人?

她下意识地冒出这个想法,于是问乔森:他怎么样了?

史密斯已经替他处理过了,应该还在昏迷,不过你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是你自己。乔森回答说,指了指她的小臂,韩汐抬胳膊一看,小臂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划出了条血口,这时候才感觉到点疼。

汐,你受伤了,需要包扎。乔森立马紧张地道。

没事,大概是逃跑时不小心被玻璃碎片划伤的。韩汐不甚在意地摆摆手:那我们也赶紧回去吧。

史密斯的住宅是座比较偏僻三层别墅,韩汐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岑予风的情况,然而她只看到空荡荡的床,穿着白大褂的史密斯医生从隔壁走进来道:你回来晚了,汐,他已经被人接走了。

韩汐一愣:走了?

是的。史密斯点头。

他有没有留什么话?韩汐不知道为什么抱着一点点小小的期待。

没有。史密斯摇头。

那行吧。韩汐的眸子暗了暗,然后扬起抹笑:史密斯,你可别急着换衣服,你还得替我处理下伤口。

她晃了晃自己的胳膊,白皙的小臂上殷红的伤口看着格外惹眼。

史密斯叹口气道:你们这群年轻人。

韩汐吐吐舌头。

任由史密斯替自己处理着伤口,她的思绪早就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,尤其是看着那张空荡荡的床,她觉得心底好像有什么被挖走一样。

然后她的手机就响了。

看着屏幕上跳动的雇主二字,她终于知道什么被挖走了,她的三百万!

一接听就听见一个女人暴跳如雷的声音:黑雀!你到底怎么做的事,岑予风在哪里?你收了我的钱,就是这么办事的?

抱歉这件事情出了纰漏。韩汐听着女人的大嗓门,哪怕心很痛,仍然保持着她的淡然:钱我会退给你。

这是钱的事吗?你以为我和你这样的人一样缺三百万吗?女人厉声道:你耽误了我多少功夫,就是因为相信你在业内的名声,你知道吗?本来我很快就可以和予风哥哥在一起的!

业内的名声?

是的,黑雀这个名号近年来在圈里名声大噪,任何世家豪门的消息都可以从她手里得到,想找她的人不计其数,但能约到她的机会却得来不易。

因为她太过神秘,除了知道是个女人外,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来历,甚至有人怀疑她的声音都是伪装的,性别也极有可能是假的。

那么你想怎么样呢,白若雅小姐。韩汐莫名地烦躁,她从没对任何一个雇主有这种情绪。

所以她就更加烦躁了。

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计划还是进行,你必须要兑现你的承诺。白若雅说完直接挂了电话。

韩汐攥紧了手机,真想直接违约算了,夏晴晴的声音适时地响起:汐汐,告诉你件好消息,你姑姑他们又抛出了韩氏的股份,我用你的资金将他们投出的股份全部收购了,现在你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?我听乔说岑予风昏迷了,你直接把他送到白若雅那里就行了。

听到韩氏,韩汐烦躁的情绪倏然沉了下去。

情况有变,晴晴。她冷声道:岑予风在我回来前就离开了,你现在查一下他最新的行程,我们需要重新订制计划。

好。

此时此刻一架私人飞机上。

重新换上西装将妆容清洗干净的岑予风坐在椅子上,面色不霁地看着一旁的助理:为什么我的行踪会暴露出去?随便一个女人都可以知道?

他的语气一如既往没有波澜,然而就让人觉得他在发怒的边缘。

助理被逼问的汗流浃背,慌张地道:我很快就会排查出这次的意外。

意外?岑予风轻笑:你确定是意外?

助理更加慌乱:老板,我我

他试图解释,奈何岑予风的眸底一片冷意,让他难以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你什么?岑予风冷笑地看着他,手指点了点,在旁边驻守的几位保镖立即上前将助理按住,助理惶恐不安的挣扎:不是我,老板,真的不是我,你听我解释呜呜

他的话没能说完被堵上嘴巴,拖到了机舱后面。

岑予风好以整暇的坐在位置上,恣意慵懒,倘若不是他的脸上毫无血色,看起来与平时无异。

但让他身边人极其不安的是,他动也不动地保持着一个姿势很久,完全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么,直到他最信任的下属段炎走进来。

他站到岑予风旁边,附身低语道:老板,处理好了。

帮我查个人。岑予风启唇,嗓音有点沙沙的。

段炎没有意外,通常让他亲自调查的人对老板来说都是大事情,这次岑予风遇到这种事,毫无疑问是大事情。

查个叫韩汐的女人。

是段炎怔了下,习惯性到嘴边的是硬生生地咽下去。

他惊疑不定半天。

有问题吗?岑予风抬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。

没问题。段炎毫不犹豫地点头。

也许这次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个叫韩汐的女人,所以老板让他去查,他不该怀疑老板的。

对没错,就是这样。

第五章决定

华国A市国际机场。

负伤而归的韩汐啜着杯奶茶,穿着休闲牛仔短裤,和露肚T恤,手腕的绷带甚是惹眼,站在机场地下停车库,等着夏晴晴来接自己。

不多时,一辆白色跑车停到她面前,车窗降下,留着酷爽短发的夏晴晴,冲她挑了挑眉:嘿,美女,有机会捎你一程吗?​

韩汐左右看了看这辆车,惊喜道:可以啊,你换新车了。​

夏晴晴咧嘴笑道:嗐,还不是多亏了韩总你带着我赚大钱,要不然我现在还在公寓楼里嗦泡面呢。​

你可拉倒吧,凭你的本事,怕是在三十层大厦里嗦泡面。​

两人互相打趣完,夏晴晴才说起正事。​

这次韩氏是彻底资金不足了。​夏晴晴道:别看现在还没有起什么风浪,都是在粉饰太平,你姑姑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可劲儿往外抛股份,就想着多搞点钱,等把价格再压低点,一次性购入,你就能真的成韩总了。

呵,我早料到有今天。​韩汐绯色的唇角一挑,讽刺地笑道:可惜我到现在还没能找到他们当年对我爸妈下手的证据,不然就不止这么简单了。

夏晴晴仍旧忍不住道:你就这么确定你爸妈的死跟他们脱不了关系?

当然。韩汐攥紧了奶茶杯。

可是我们查了这么久也没查出什么。夏晴晴叹了声:二十年前,信息网络都不发达。

总会查出来的。韩汐也很清楚想要查跨多年的案子多难,但这些年她从来不肯放过一丝可能性,这大概就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。

她按了下手机电源键,屏幕亮起,一张年经许久而发黄的报纸图片,白纸黑字印刷着韩氏夫妇坠崖殒命的字样。

二十年前就是这份报纸的印刷数突破记录,全国轰动。

韩氏集团正值大好年华的韩氏夫妻双双坠崖殒命,被警方判为意外死亡,随后集团的所有股份被韩氏集团的亲戚们瓜分,而韩氏夫妻遗留下的孤女,无人问津。

幸好有律师,姑姑成为她的新监护人,然而期间的艰难没有人知道,她在十八岁也早就被他们赶出了家门。

这个孤女就是韩汐。

当年她只不过七岁。

但过了这些年,韩汐怎么都觉得父母的死并非意外,在出事前他们明明打电话告诉她很快就要到家,为什么迟迟不归,最后会在邻省的山里出事。

她百思不得其解。

疑点就像座大山重重地压着她,她势必要查的水落石出。

而被夺走的属于她父母的一切,她也会夺回来。

现在这个目标她就快要达成一半了。

好了,不说这个,我们聊点轻松的。夏晴晴见韩汐的眉眼再度阴郁,适时地转移话题:你这次到底怎么就失败了,计划有变这种事,不是你的风格啊。

韩汐:​这个话题一点都不轻松。

她揉揉眉心,脑海掠过岑予风的脸,心底压的石头更重,尤其是想到给他戴美瞳时的那双眼睛,要把他送到白若雅床上的话,她居然有点于心不忍。

大概这就是怜香惜玉吧。

所以她思忖一下:晴晴,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去招惹他的比较好,他不太好惹。​

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出自己的想法,结果叮,​夏晴晴的手机在这时响了。

你等下啊。​夏晴晴接起电话,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,她的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。

好的,好,我知道了,嗯,就这样。​夏晴晴说完,挂断电话,沉默不语。​

发生什么了?​韩汐疑惑地看她。

汐汐,我要和你说件事,你得有心理准备。​夏晴晴将车停到路边,正色地看她。

这样正经,让韩汐瞬间预感不妙。

她道:你说吧。

你姑姑那边的股份,我们拿不下来了。夏晴晴看着她,面露几分担忧:本来都尽在掌握,没想到岑氏横插一脚,你说他家大业大,没事买个小公司做什么。

她说着也懊恼万分地砸了下方向盘:都怪我,不应该一直拖的。

虽然经过夏晴晴的提醒,然而听到这个消息,韩汐的脑海还是懵地空白了一下。

她这些年来苦心经营,不惜做一切冒险的事,就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去买下韩氏,然而现在所有心血付之一炬,仅仅是眨眼的功夫。

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几天前她拼命去救的男人。

她的睫毛颤了颤,仿佛抓着最后一丝希望地轻声问:是谁的决定?​

夏晴晴没反应过来:什么谁的决定?

没什么。韩汐摇摇头,既然如此,我们按照原计划,促成白若雅的心愿。如果成功,问岑太太要个快破产的小公司,应该不成问题。

你刚才不还是说

那是刚才。韩汐打断她:现在我们是背水一战了,你想办法调查一下他最近的行程。

好。夏晴晴突然想起什么,补充道:之前他的助理不知道为什么人间蒸发了,不过还好,有别的渠道。

韩汐扬了下眉:岑氏人心这么不齐吗?

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。夏晴晴摊手:你要知道,岑予风虽然厉害,但是岑氏内部竞争厉害,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。所以豪门啊,孩子还是别生那么多的好。

那你说的新渠道是谁?她忍不住问,没等夏晴晴回答,又急忙道:算了,当我什么都没问。

岑氏的事关她屁事。

她只要做好分内的事就行了。

夏晴晴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她:汐汐,我怎么觉得你这次回来后怪怪的。

韩汐怔了下:有吗?

夏晴晴点头:以前你可不会问什么消息来源的事。

哦,那大概是这次意外吓得我变胆小了。韩汐胡乱地编了个理由搪塞她。

为了防止夏晴晴继续猜测,她赶紧催促道:我们赶紧回去吧,等会儿交警来了,给你贴罚单。

一听自己要被贴罚单,夏晴晴忙不迭地发动车子。

韩汐心思沉沉地望着车窗外掠过的景致。

半山腰的独栋别墅里。

段炎站在办公桌前,恭敬地向背对他坐着的男人回禀道:老板,已经按你说的收购了韩氏。

嗯。岑予风几不可闻地应了声。

他的视线停留在一份文档上,韩氏夫妻孤女--韩汐,27岁,曾全额奖学金留学国外。

你就调查到这些?他皱了下眉。

第一次对段炎的能力有些不满。

是的,除了最近有股不明来历的人在购买韩氏的股份外,只能查到这些。段炎心里也纳闷,老板怎么会让他查个身家一清二白的女人。

我知道了。岑予风抬了下手,示意段炎出去,他一个人在书房里坐了良久,看着桌上的韩氏股份转让书,眸色沉如窗外暮霭。

他知道她一定会再来找他的。

▲《岑少的顶级通缉令》完整版已有~

岑少的顶级通缉令 夜半湾/著|小说|完结

想找岑少的顶级通缉令无弹窗广告干净阅读,韩汐岑予风岑少的顶级通缉令在线免费全本,作者夜半湾文笔极佳,故事曲折动人,内容节选:一纸契约,韩汐成为了岑予风的贴身助理。 掐桃花,当女伴,照顾成了同床共枕。 她不受控制陷入他的温柔陷阱,甚至甘愿主动付出保护他的安全,却被人陷害,令他百般误会。 岑予风的推拒将她打击的体无完肤,临别前夕她鼓起勇气告白,本以为真心托付会换来善果,却在他面前不值一提。 几年后,她风光归来,处处躲避远离他,他却幡然醒悟,触及真心想要追回她。 “听说侦探社有求必应,这是空白支票

开始阅读

男生必看小说完结,好看的男人小说,男生小说排行榜完结,经典男生小说完结排行,男生完结都市小说 Copyright © 2002-2020 版权所有 sitemap